国家战略下的内蒙古煤炭之变

  • 2020-11-14 11:44
  • 来源: 内蒙古日报

  “由短到长” 煤延链开枝散叶

  粗细不一的管道迂回穿梭,高低不同的反应塔鳞次栉比。鄂尔多斯独贵塔拉工业园区内,内蒙古伊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120万吨/年精细化学品项目宛如一株煤化工巨树,在茫茫的库布其沙漠深深扎下了根。现在,它逐渐枝繁叶茂起来,17家上下游配套企业相继落地,伊泰出产的11种产品,成为这些企业的生产原料,不断延伸出一条条全新的产业链条。

  无毒无腐蚀的液体蚊香、可以制成防弹衣的高档尼龙、对海洋生物环保无害的深海钻油……在伊泰宁能精细化学公司的展示现场,由该公司15种产品衍生出的市场终端产品令人眼花缭乱。

  内蒙古安德力化工有限公司,拥有世界首创的“利用煤制费托合成油一步法制烷基苯工艺”,发明人兼公司副董事长张寒军介绍,烷基苯是日用化学品的基础原料,全国仅有5家生产企业。“我们对伊泰的产品进一步做深加工,比他们单纯卖柴油,附加值增加了30%至40%,这就叫做产业链的延伸。”他笑盈盈地说。

  产业链不断延伸,附加值持续提高。17个延长产业链项目,预计可增加产值80亿元。

  在鄂尔多斯大路工业园区,垣吉化工的生产原料来自于上游伊泰煤制油项目,而其产品又成为其下游——5万吨曜园橡塑及胶黏剂助剂项目的原材料。一条煤炭深加工产业链在同一园区被一延再延,寻常煤炭经过层层转化身价“水涨船高”。

  立足煤而不困于煤,依靠煤而不依赖煤。新时代,内蒙古千方百计推动产业链往下游延伸,价值链向中高端攀升。鄂尔多斯市通过延链、补链、强链,建成全国最大的现代煤化工产业集群。

  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负责人介绍,我区已形成多条煤转化产业链条,建成煤制油、煤制烯烃、煤制天然气、煤制乙二醇等国家级现代煤化工基地,煤化工产业发展高歌猛进、后劲十足。

  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  

分享:

责任编辑:石毅 李国栋

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267397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