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我妈妈一个活下去的机会——鄂尔多斯17岁少年的求助信

  • 2016-08-13 15:48
  • 来源:

    2009年3月,我10岁。一天,我看到妈妈躺在病床上,右边大腿缠满绷带,小腿却不见了。妈妈闭着眼睛,像睡着了。我忍着眼泪,悄悄地走开。我怕惊醒她,要是她发现自己的小腿没了怎么办?我不敢想……

    妈妈得的是血小板减少、动脉血栓、右下肢动脉穿孔。在内蒙古附属医院做了右小腿截肢和动脉搭桥手术后,病情得到了控制,但此后须一直吃药、化疗,以防病情复发。为了凑够二十多万元手术费,爸爸拿出他和妈妈多年打工攒的几万元,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些,才勉强支付了手术账单。

    妈妈少了一条小腿,不能出去工作,一家四口的生计全部压在了爸爸身上。为了给妈妈挣药费,给我和姐姐挣学费,给一家四口挣生活费,瘦小的爸爸开始四处打工,抱砖、搬炭、铲水泥,什么也干,一年下来能挣两三万。对一个穷苦人家来说,粗茶淡饭够了,但相对妈妈的医药费无异于杯水车薪。7年里,给妈妈治病,花去了110多万,而父亲背上了60多万元的债。

    几年前,爸爸的右半边身体开始发麻,有时抬个胳膊都满头大汗。大夫说,这种症状叫植物神经功能紊乱,是由精神压力过大、操劳过度引起的,以后不能累着,更不能干重体力活,要抓紧治疗。

    爸爸跟我说没事儿,多睡几觉就好了。但我知道,爸爸有神经衰弱,晚上经常睡不着。另外,家里的钱也都用来买药和支付我的学费了,他舍不得给自己吃上一口药。他还是每天上工地,搬砖、抹水泥。有时候半边身子突然麻了,就躺在工地上休息一阵子,再接着干。

    我17岁了,今年高职毕业就能参加工作挣钱了,可以让爸爸歇一歇。我觉得希望就在不远处,再伸伸手就能摸到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厄运赶在曙光前,再次降临我们家。

    今年7月初,妈妈病情突然恶化,院方让我们筹备40万元医疗费。如果一个月内不接受治疗,妈妈随时有生命危险。可我们家连五千元钱也拿不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从我出生,我家就租房子住。妈妈7年前做了截肢手术后,达旗残联看我们实在困难,便救助了一间三十平米的房。爸爸说,实在不行就把房卖了。我问,房子卖了还不够咋办?爸爸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妈妈不想治疗了,对我爸说:“你不可能弄下那么多钱,我更不想给娃娃们拉下这么多饥荒。”可我知道她想活下去。她说过,想看我长大,想看我结婚。

    听说当兵复员后,部队会给几万元复员费。我报名了,过两天拿到通知就可以去体检。我想用这笔钱给妈妈治病,可又怕她等不到那一天……

    借钱,我们一分也借不出来了。赚钱,爸爸和我文化程度不高,一时半会儿弄不到那么多。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才想到这一步。请求好心人在这紧要关头帮我们一把,给妈妈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帮我争取一点时间,让我尽到一个儿子的孝道。

    求助人联系方式:杨智 手机15547747900,微信 15547747900;杨四埃 手机15149725927、13204771695。

求助人:杨智

2016.8.12

分享:

责任编辑:曹桢

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19386329